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NBA > 湖人

NBA2kol2必涨球员(如何成为《NBA 2K》的封面球员?)

作者:小文时间:2020-07-05 08:18:23分类:湖人

简介  作为商业联盟的主线衍生品之一,《NBA 2K》系列总是会在每个休赛期准时接档,延续NBA的话题度。这款始建于1999年的游戏如今已经独霸篮球游戏市场,把十五年前的《EA LIVE》

作为商业联盟的主线衍生品之一,《NBA 2K》系列总是会在每个休赛期准时接档,延续NBA的话题度。这款始建于1999年的游戏如今已经独霸篮球游戏市场,把十五年前的《EA LIVE》系列爆得渣都不剩。


NBA不但建立了由官方的各支球队组成的2K联赛,不久前他们还举办了球员参加的2K锦标赛,最后由太阳的网瘾组合——布克和艾顿包揽冠亚军。


所以每年热盼新款游戏的,不光有球迷,也有广大的球员群体。在这个信息化时代,2K每年分批次放送的2K球员能力值都能挑起大量争论,制造粉丝经济流量。而在能力值之外,最受关注的热点,就是看看新一期封面角色是谁。


2K在最近宣布了2K21的封面角色,分别是利拉德、锡安和科比,用2K副总裁的话说,利拉德代表现在,锡安代表未来,至于科比,无需多说。

对大多数球员来说,能登上2K封面,就是对他过去一年的最大肯定。在利拉德当选2K封面人物时,记者连线利拉德当面通知这个消息,就连不苟言笑的利拉德都激动得语无伦次,足以说明封面对球员的意义,毕竟一年就一个C位出道的,其他人只有羡慕的份。

那么2K封面球员是怎么选出来的呢?


冠军

每年的封面人物差不多都在这个时间公布,除开今年特殊情况,往年这个时候,赛季已然结束,各大奖项如期公布。下一代的封面一般都来自本年度成绩最为出色的球员(2K系列的代数是年数+1,例:2020年推出的游戏为《NBA 2K21》)——2K5的大本(2004年活塞)、2K7的奥尼尔(2006热火)、2K9的加内特(2008绿军)和2K10的科比(2009湖人),再到2K14的詹姆斯(2013热火)和2K16的库里(2015勇士),都是在前一年带领球队夺得总冠军的重要角色,总冠军就是最硬的荣誉,即便是明星成色一般的大本,也配得上封面,值得竖大拇指。

话题(流量)

如果只是把封面的备选范围框在夺冠班底里,那对消费者的兴致来说绝对是个毁灭打击。毕竟谁都不想在游戏发售的四个月前就猜到谁是封面球员,那样的话“登上2K封面”看起来也成了“拿到NBA总冠军”的廉价赠品。还有一个问题则是,每年的冠军球队中并不一定会产生当赛季话题度最高的那个人。

因此,选择前一年最有话题性的球员就成了NBA 2K选角的思路之一。


2K的前五代都用了艾弗森作为代言球星,二十一世纪初,他已经拿到了历史上最矮的得分王,也是风靡全球篮坛的青年偶像。

奥尼尔连庄了2K6和2K7两年封面,除了上文提到的夺冠荣誉之外,他第一年能登上封面则是因为著名的转会“鲨鱼东渡”,引发联盟震动;2K20选用浓眉,差不多也是同一个原因。

二十年前那个被叫做话题的东西,在现在这个时代终于有了具象化的名词——流量。所以我们看到了《NBA 2K21》上振翅高飞的锡安-威廉森。

魔咒/资本/可能还有一点政治

不过,“封面魔咒”在各个体育游戏里都有存在:著名橄榄球游戏NFL麦登,几位超级球星都在登上封面后遭遇重伤或者惨败,“麦登魔咒”甚至到了球迷求神告佛希望不要让自家球星登上封面的地步,而2K也有类似的情形。

疯狂登上封面的艾弗森被2K奶到在最美的年华里终身无冠;大本在登上封面之后的那个赛季加入了著名的奥本山大乱斗;2008-09赛季的加内特遭遇了右膝韧带撕裂……


2K11和2K12两代游戏,2K公司都搬出了专治魔咒的不二法宝:选择退役球员担任封面。乔丹、大鸟和魔术师神兵天降,但这并不能改变封面球星们之后的悲惨命运。

2012-13赛季罗斯和格里芬(2K13)一个比一个不健康;2014年总决赛詹姆斯(2K14)被马刺吊打;2014-15赛季的杜兰特(2K15)遭遇脚趾骨折……

同时出现的还有“交易魔咒”:詹姆斯、杜兰特、乔治都在登上封面之后走人;2K18的厄文干脆是成为封面人物之后提出交易申请,游戏紧急更换封面上市。



另外,封面角色肯定也受到赞助商的影响。自从2K9开始全面碾压EA之后,细心的球迷就会发现,除了耐克品牌的球星很少登上2K的封面——就算出现了,也都是联合登上,不能独占鳌头,而阿迪达斯的代言人通常会同期登上EA的封面。早就有传闻说,总决赛的MVP乃至常规赛的MVP评选也受到了赞助商的影响,耐克公司的商业市场肯定对NBA的一切都有足够的话语权。


不信你看,上个赛季叱咤风云的莱核心,不管是荣誉还是话题度都够上封面几个来回。这么NB的人上不了封面,谁敢说这和他脚上的NB没有关系呢?

这一代虽然选用了阿迪达斯旗下的当家球星利拉德,但照片上利拉德几乎没有任何自家品牌露出。脚上那双本就看不见logo的DAME 6显得更加低调,反倒是胸前球衣和球袜上的钩子非常明显。


而科比的这件8号战袍却刻意描了一个钩子上去——联盟真正允许赞助商符号出现在球员正式球衣上的时间点是2017年,那会儿科比都退役了(更加离谱的是,原图中科比当时的球鞋赞助商是阿迪达斯,封面中的球鞋底也被画上了巨大的钩子)。



2020年,天下都不太平,尤其是美国,在疫情爆发的同时,针对黑人平权的示威运动也延伸到了各个角落,许多美国的游戏公司都用自己的方式作出一些平权抗议。

所以当利拉德出现在封面上的时候,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场外因素的影响。虽然同为第一梯队的超级巨星,但利拉德不论是人气还是绝对荣誉,和前作的那些封面球星相比都稍显逊色。但综合本次NBA出街游行的阵容来看,利拉德可以说是此次平权运动中表现最为出色的超级巨星之一。



同时作为说唱歌手,他的作品《Blacklist》也有极大可能出现在游戏的音乐包里。在美国时下这个极度苛求政治正确的特殊时期,登录游戏时的黑色主界面+由NBA封面球星创作的平权主题曲,刷爆推特(销量大增),指日可待。

郑重声明:

本站所有资源均为互联网所得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

我来说两句